没有三日月的人生叫什么人生

赶紧把资料改下,坚定的刀乱乙女向。
主刀剑乱舞,阴阳师。
all婶
如果只能选择一把刀,我选择三日月

被虎弟淹没,不知所措

顺便活动结束打卡

以及依旧没出明石

六把虎弟看的头痛,我是不是不配拥有明石???

明石快来快来快来啊!!!

虎弟打卡,感谢战扩

本丸寝当番申请表审核情况(3)

NO.101  蜂须贺虎彻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为什么非要穿着金闪闪的出阵服到我的卧室来证明你真品的身份???

NO.103  浦岛虎彻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二哥不同意。

NO.105  长增弥虎彻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不喜欢男人有胡子。

NO.107  髭切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同意了,我同意了,别用小虎牙咬我了QAQ。

NO.112  膝丸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你要敢在床上说阿尼甲,我就把你赶下去。

NO.116  大俱利伽罗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知道这是咪酱偷偷地揣进来的,不是你的本意。

NO.118  压切长谷部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的忠犬,怎么能不让你通过呢?

NO.120  不动行光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不喜欢喝酒的小孩子。

NO.122  狮子王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真的不喜欢年下,就算年纪比我大也不行,你长得太嫩了。

NO.124  小乌丸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太禁忌了……

NO.128  同田贯正国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和山伏一起去修行吧,钱我出。

NO.130  鹤丸国永

审批情况:待定

备注:你太瘦了,我有点嫉妒。

NO.132  太郎太刀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尘世,你喜欢吗?

NO.134  次郎太刀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比我还艳丽的花魁哥哥,自惭形秽。

NO.136  日本号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就算通过了,也不会给你更多的钱买酒喝的,死心吧。

NO.138  御手杵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是真的除了穿刺,什么都不会啊。

NO.140  巴形薙刀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会给你谱写属于你我的故事。

NO.142  毛利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不是你喜欢的小孩子,抱歉了。

NO.146  谦信景光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要是被咪酱知道我对长船派的孩子下手,我会被毒死的吧。

NO.148  小豆长光

查无此人

NO.150  日向正宗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不爱吃酸的梅干,我们不能在一起。

NO.152  静型薙刀

查无此人

NO.154  南泉一文字

考察中


本丸寝当番申请表审核情况(2)

NO.47  五虎退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怕你哭起来,一期哥冲进来要弑主。

NO.49  药研藤四郎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来的时候小声点,你的兄弟大多数都没通过。

NO.51  包丁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等我变成人妻,你再考虑来?

NO.53  大包平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再怼三日月,信不信我捶你???

NO.55  莺丸

审批情况:待定

备注:你要是能保证不在床上提大包平,你就来。

NO.57  明石国行

审批情况:待定

备注:我很担心你在床上愿不愿意动……

NO.59  萤丸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晚上一起去抓萤火虫吧!!!

NO.61  爱染国俊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祭典的事情我同意了,找博多要钱去吧。

NO.63  千子村正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不喜欢男生太主动。

NO.65  蜻蛉切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帮我看着点千子,我担心他来夜袭。

NO.67  物吉贞宗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欧皇爸爸帮我抽鬼切!!!

NO.69  太鼓钟贞宗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咪酱要是知道我对你下手,一定叫我吃一个月的粥配酱菜。

NO.71  龟甲贞宗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们两撞属性了,不会幸福的。

NO.73  烛台切光忠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咪酱咪酱,我想摸摸你的腹肌。

NO.75  大般若长光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超喜欢你的单边眼镜的,可以给我戴一下嘛~

NO.77  小龙景光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hold不住浪子。

NO.79  江雪左文字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这个世界充满悲伤,但是我想给你快乐。

NO.81  宗三左文字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想给你烙上我的印记,毕竟我也是魔王。

NO.83  小夜左文字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给你挖了柿子树回来哦~

NO.85  加州清光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比我还可爱的男人,拒绝!!!

NO.87  大和守安定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听自己的男人在床上叫别的男人的名字,我的胸怀没有那么广阔。

NO.89  歌仙兼定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不够风雅,配不上你。

NO.91 和泉守兼定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和崛川过吧。

NO.93  陆奥守吉行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把买单反的钱给我吐出来!!!玩摄影,穷一生!!!!

NO.95  山姥切国广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你不是仿品,你是我的珍宝。

NO.97  山伏国广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不打扰你修行了。

NO.99  崛川国广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和兼桑过吧。


本丸寝当番申请表审核情况(1)

本丸寝当番申请表审批情况

All婶向,脑洞巨大。

NO.3  三日月宗近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请尽快去我的卧室报道。

NO.5  小狐丸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去我卧室报道时请自带梳子,我将提供梳毛服务。

NO.7  石切丸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请来的时候速度快点,防止我等你等到睡着了。

NO.9  岩融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亲,你的牙齿太尖了,我有点怕。

NO.11  今剑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不想犯罪……作为补偿,我明天带你出去玩。

NO.13  大典太光世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觉得仓库可能让你更安心点,但是我不太想去仓库play。

NO.15  骚速剑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大典太刚刚被我否决了,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在仓库陪陪他。

NO.17  数珠丸恒次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希望你在一些场合不要诵南无妙法莲华经。

NO.19  笑面青江

审批情况:待定

备注:如果你不讲鬼故事,不带看不见的小姐姐,你将获得资格。

NO.23  鸣狐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想看看你会不会带小狐狸过来。

NO.25  一期一振

审批情况:待定

备注:不想半夜醒来发现身边人去给弟弟盖被子了。

NO.27  鲶尾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不想听到有关马粪的梦话。

NO.29  骨喰藤四郎

审批情况:通过

备注:我想看到你的笑脸。

NO.31  平野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乖,你还是个孩子。

NO.33  厚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是个好孩子,要为我分忧哦,不要跟风。

NO.35  后藤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男孩子太早接触这些,会长不高。

NO.37  信浓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大将我的怀抱会留给你的,别想有的没得了。

NO.39  前田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你也是个孩子呢,好好护卫我吧。

NO.41  秋田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别问我为什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NO.43  博多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听说最近有大赚一笔的机会啊,你准备好了吗?

NO.45  乱藤四郎

审批情况:不通过

备注:我对看起来像小妹妹的男孩子下不去手。

——滴

活动结束打卡

不会唱歌的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
    当莺丸来到这座本丸的时候,这座本丸已经有很多刀了,不论是稀有的还是常见的。莺丸还记得刚来本丸的那天,是被非常温柔的灵力唤醒:“我是莺丸,与大包平一样,同为古备前派……”

    面前娇小的审神者,激动的用手拽了拽她身边的三日月宗近,然后指着着他,开心的笑着。可是,就是没听到审神者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:“哈哈哈哈哈哈,老爷爷我知道姬君的意思,最喜欢的莺丸终于来了,是吗?”三日月揉了揉审神者的头顶,温柔地询问她。

    审神者像一只小奶猫,蹭了蹭三日月的手掌心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:“莺丸殿,我是姬君的近侍。欢迎你来到我们本丸。”三日月宗近代替审神者,开口欢迎莺丸的到来。审神者还是没有说话,只是摸出了一个平板,在上面打出了“欢迎您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:“撒,接下来,就让大包平带你参观一下本丸吧,我和姬君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。”三日月牵着审神者准备离开。审神者突然伸出手拉着莺丸,不愿意离开。:“哦啊,姬君是准备自己带莺丸殿参观本丸吗?”三日月很诧异审神者对莺丸的偏爱竟然到这样的程度,要知道,审神者几乎一直黏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审神者用力的点点头,坚定的表示要亲自带莺丸参观本丸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见没办法改变审神者的想法,只能对莺丸说:“那么,莺丸殿。接下来审神者会亲自带你参观一下我们本丸,我将会去处理剩下的文件,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审神者虽然不说话,却非常认真的带着莺丸参观了本丸,用手中的平板给他详细的介绍了本丸各处的用处。最后,审神者将莺丸领到了古备前的院子,还红着脸塞给了莺丸一盒玉露,蹦蹦跳跳的走了。

    :审神者是个好孩子呢,可是为什么不讲话呢?是因为天生就不能讲话吗?真是可惜了。莺丸有些遗憾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
    莺丸在这座本丸有一段时间了,顺道一提,他满级没多久,就被定为审神者的永久近侍,而三日月宗近则过上了喝茶养老,偶尔出阵的咸鱼生活。

    :“到本丸这么久了,还不知道姬君的名字呢……”由于姬君十分的勤奋,还有长谷部的辅助,导致莺丸经常和三日月宗近坐在一起喝茶养老。

    :“哈哈哈哈哈哈,姬君这孩子,怕是看到你太开心,所以一直忘记介绍自己了。”三日月宗近做为在莺丸之前审神者的长久近侍,本丸最了解审神者的人,向莺丸解释到。

    :“所以姬君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呢?”莺丸捧着杯子,小口啜饮透亮的茶汤,姬君送的玉露是非常高级的,他也只是偶尔才会饮用。

    三日月放下手中的茶杯,笑眯眯的:“说到姬君的名字,与你颇有些渊源,姬君的父母因为莺丸这把刀而相识。为了纪念,姬君的名字里也有莺字。”

    :“哦?”莺丸有些吃惊:“所以,姬君的名字是?”

    :“会莺,姬君的名字。”三日月的眼睛微微弯起,似乎是提到审神者的名字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莺丸挑了挑眉:“这是姬君这么偏爱我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:“并不是哦。”三日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是吗?莺丸又喝了一小口茶,等着三日月继续说下去。:“姬君非常喜欢莺丸殿的声音,所以才会格外偏爱,只可惜莺丸殿你一直不来。”三日月果然继续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:“姬君,是天生的口不能言吗?”莺丸终于问出了这个一直盘亘在他心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直笑眯眯的三日月脸上失去了笑容,他拂开落在茶桌上的樱花。低声说:“姬君她并不是天生的,我来的时候,姬君还是一个活泼的孩子。每天叽叽喳喳的说着话,声音甜美软糯的像这团子。”神情中流露出一丝怀念。

    :“那为何?”本以为自家的姬君是天生的失声,没想到居然另有隐情的莺丸放下了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三日月摇了摇头,说:“这我也不清楚,可能姬君是在现世的学校发生了什么。据药研殿所说,之前姬君在放学回了本丸后,和他要过治疗擦伤的药物。在那之后不多久,姬君就不再讲话了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这样吗?莺丸不再询问下去,安安静静地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
    审神者有时候会不在本丸内居住,虽然这种时候不多,但是确实存在。让莺丸诧异的是,本丸的大家对于审神者时不时不在本丸的行为表示非常理解。

    :“什么?莺丸殿居然不知道吗?”烛台切光忠停下切菜的动作,有些吃惊:“啊啊,主君这都没告诉您吗?”

    莺丸眨了眨莺色的眼睛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:“那莺丸殿,有没有见过一个骑着山蛙的小兔子?”烛台切提醒着莺丸,在他看来,一定不是主君没有告诉莺丸,而是莺丸自己没有观察到。

    莺丸摇了摇头,想着兔子怎么能骑到青蛙的身上?

    :“吼啦吼啦,烛台切先生!主人大人今天在阴阳寮居住,就不回来了!”萌萌的声音伴随着轰隆轰隆的跳动声传来。

    烛台切光忠转身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了特地给山兔准备的茶点:“今天也麻烦山兔小姐过来传消息了,给,这是你和山蛙先生的茶点。”

    山兔拿到茶点,开心的揪了揪山蛙头顶的花,惹了山蛙生气的训斥。

    莺丸震惊的瞪圆了眼睛:兔子真的能骑在青蛙的身上。   

    :“山兔小姐有没有见过莺丸殿,他现在是主君的永久近侍。”烛台切光忠笑着对山兔说。

    山兔听到这话,停下了和山蛙的打闹,红宝石般的眼睛看着莺丸:“没有哦,主人大人说不要告诉这位大人她是阴阳师。”

    :“为什么呢?”莺丸蹲下来和山兔交流,他想知道主人为什么会只瞒着他。

    :“好像是因为什么距离产生美之类的,山兔也不清楚。”小兔子挠了挠头,好像是不太了解主人稀奇古怪的想法:“呀,山兔要走了,烛台切先生要给山兔保密哦。”

    烛台切光忠笑着点了点头,莺丸也摸了摸山兔的头,看着她骑着山蛙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莺丸和烛台切道了谢,离开厨房,喃喃的说:“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)

    审神者非常宠溺小短刀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莺丸经常能看到审神者被一群小短刀包围,和他们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:“阿鲁基大人,把小天狗大人请过来吧,我们想和他一起玩。”一群小短刀将审神者围了起来,大大的眼睛blingbling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审神者有些为难,拿出平板在上面写了点什么,小短刀们凑在一起看着。

    :“没关系啦,莺丸先生已经知道您是阴阳师这件事了。”信浓藤四郎嘻嘻哈哈的说着,暴露了双方都在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审神者一愣,转过头愣愣的看着莺丸。莺丸摸了摸鼻子:“嘛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”

    然而审神者并没有质问莺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秘密的,反而继续和小短刀们聊天。她低着头在平板上写字,然后递给小短刀们。

    :“好哎!阿鲁基大人最好了!”小短刀们得到审神者的回复,开心的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审神者挨个亲了亲小短刀们的额头,然后拿回了平板,走到莺丸的身边。

    :抱歉,瞒着您一些事情。审神者在平板上写字递给他。

    :“为什么要道歉呢?”莺丸轻声说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事情瞒着莺丸先生了。平板上写的非常直白。

    :“姬君有自己的秘密是很正常的,何必要道歉呢?”莺丸的手轻轻的落在审神者的头顶。

莺丸先生是不一样的。审神者摇了摇头,继续写着。在莺丸先生面前不应该有秘密。

:“是因为父母的关系吗?还是因为我的声音?”莺丸压低声音,贴近了审神者的耳朵。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样诱惑着别人吐露心声的时候。

审神者有些迷茫的看着他,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又似乎是不知道莺丸怎么会知道这么多:我也不知道,只是觉得莺丸先生是值得交付一切的人。

真是一记直球呢,姬君。莺丸在心里想着,微微拉开了距离,不再说话。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让姬君想清楚,况且姬君是个聪明的孩子,肯定能想明白。

审神者低垂着眼帘,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没有说话。

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,却也不显得尴尬,仿佛两人天生的相处方式就是这样。

日头渐渐地落下,绯红的晚霞挂上了天空。审神者好像突然回过神来;莺丸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阴阳寮接小天狗殿下过来?

达到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,莺丸微微眯起了眼睛:“好啊。”

那天晚上,莺丸去了被审神者隐藏了很久的阴阳寮。真的很神奇呢,审神者的阴阳寮有很多非常有名的妖怪。风雅的吹着笛子的大天狗,大笑着喝着酒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,神色倨傲的荒,格外宠溺审神者的青行灯和阎魔……果然,这个小姑娘在哪里都备受大家宠爱。

审神者撒着娇,拉着荒的手,央求这个神明同意她把小天狗带去本丸。那个神明装做被她缠的不耐烦的样子,实际上偷偷地勾起了唇角:“那你告诉我,那个男人就是你选择的吗?”

突如其来的询问,让审神者的脸染上绯红。

荒揉了揉审神者的头,同意了小天狗出门的请求。

那天晚上,小短刀们和小天狗玩的很开心,审神者也坐在一旁,笑着看着他们玩。

还是个孩子呢。莺丸站在旁边,看着这温馨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五)

经过一阵子观察,莺丸发现,审神者虽然很喜欢小短刀,但是心里有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小短刀。平野藤四郎,就是审神者最不喜欢的小短刀。

那天,莺丸照例坐在阳光最好的走廊上喝茶,平野藤四郎给他送了茶点。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审神者非常凶的瞪了一眼平野。

:“抱歉,大将。”平野吓得连连向审神者鞠躬道歉。

往常非常好说话的审神者却没有理平野,气鼓鼓的坐在莺丸身边,抱住的他的手臂,还吃掉了茶点。

平野苦笑着看着审神者发脾气,而莺丸觉得有点莫名其妙。

审神者盯着莺丸半天,莺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两个人就互相看着。看着看着,审神者眼眶泛起了红,哭着放开莺丸,跑掉了。

:“大将!”平野赶紧准备追上去,却被莺丸拉住。:“平野,姬君这是?”莺丸实在是搞不懂情况,只能询问平野。

平野无奈极了:“莺丸先生知道那个宣传片吗?就是花丸那个。”

莺丸点点头。

:“花丸里的我非常喜欢莺丸先生,大将觉得我和花丸里的我是一样的,会缠着您。她不希望您的眼里再有别的人,大包平先生已经是她能容忍的极限了。”平野急着去哄审神者,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莺丸怔住了,他并不知道审神者对他的占有欲到这样的地步。

:“让我去吧,我有些事情想和姬君说。”莺丸和平野说。没错,他会和审神者好好说清楚。

平野有些迟疑,但是他觉得莺丸先生肯定比自己更讨审神者喜欢。所以就点点头,表明自己知道了。

莺丸找到了躲在三日月怀里哭泣的审神者,三日月在哄她。看到莺丸,三日月露出了解脱了的表情:“看,莺丸殿来了,姬君不要哭了。”审神者更加用力的把自己挤进三日月的怀里。

:“三日月殿,把姬君交给我吧。”莺丸把审神者从三日月怀里摘出来。

三日月看着自己被哭湿的内番服,无奈的摇摇头,出去换衣服,把空间留给莺丸和审神者。

:“姬君,您这样对平野,是不是不太公平?”莺丸抱着像球一样团起来的审神者,努力的和她讲道理。。

审神者用手捶了捶莺丸,用手指着门口。莺丸很明白审神者的意思是叫他出去。

:“您应该清楚我们本丸的平野不是花丸里的平野。再说,我的眼里只有您,不会有别人的。”莺丸吻了吻审神者露在外面的耳朵,惹得怀中的小姑娘一阵颤抖。

审神者终于抬起了头,露出哭的红红的,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睛。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噼里啪啦地打好字举给莺丸看:“莺丸先生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:“没错,不知道姬君您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女朋友?”莺丸吻上审神者的额头。

审神者没有打字,只是拽着莺丸的衣襟,将本应该印在额头上的吻,拽到了自己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六)

:“快要下雨了,主人似乎是没有带伞。莺丸殿,能不能麻烦你去一下姬君现世的学校,接她回来?”歌仙兼定看着暗下来的天空,忙着收衣服,顺便和坐在一边的莺丸说。

莺丸一口答应下来:“好。”

掐着审神者放学的时间,莺丸到学校门口的时候,审神者正茫然的站在教学楼门口,看着连绵不绝的雨幕。看到莺丸,她开心的挥了挥手。

莺丸快步走到自己的小女朋友身边,拦住她的肩膀,果然有些凉。

:“快看,这次又是不同的男人来接这个女人。也不知道安和学长是怎么想的,居然为了这种乱搞的女人而抛弃彩琉学姐,还害得彩琉学姐自杀。”两个女生斜眼看着莺丸和审神者,小声嘀咕着离开。

莺丸没有在意,搂紧了审神者。这么冷,也不知道自己体弱的小女朋友会不会生病。审神者却因为这样的话,而瑟缩了一下。

找了个没人的角落,打开道具,回了本丸。莺丸赶紧拿着歌仙递上来的毛巾,将有点淋湿的审神者包紧。

审神者拿出手机,按了一阵:不问吗?

莺丸忙着用毛巾擦自家的小兔子,突然看到这么一句,有些诧异:“问什么?”

:那两个女生的话。

莺丸笑了,用手指点了点审神者的鼻子:“有什么好问的,别人乱嚼舌根而已。”

:如果他们说的是我不能开口说话的原因呢?

动作停下了,气氛有些凝滞。莺丸沉默了许久,终于开口说:“会莺想说吗?”

审神者眨了眨眼睛,摇头。

:“既然不想说,那就不要说了。”莺丸继续擦起小兔子,可不能感冒了。

审神者突然笑了,跳起来搂住莺丸的脖子,双腿缠在他的腰间,“吧唧”给了他一个吻。

莺丸也笑了,托住小女朋友。嘛~只要有她就够了,别人的话有什么好在意的呢?


静形歪出三号机三日月

露出咸鱼的微笑

还有一锅130炉灰

只能说,坐等点送

当婶给刀子们唱小h歌

    我真傻,真的,我单知道自己是个非洲婶,却没想到能这么非。关键是,谁给我的狗胆,让我和一个欧洲婶玩彩头划拳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爪子,很想找个时光机,把自己一脚踹进去,回到一分钟前选择出布。

    :“呀嘞呀嘞,秋酱,愿赌服输啊。记得你自己的赌约,5首歌,还有你的下场,一定要告诉我啊~”隔壁的欧洲御姐婶给了我一个甜蜜的wink。

    等等,大佬。不,爸爸,再爱我一次。我再也不和你划拳了,放过我吧,爸爸。我跪倒在地,都没能抓住欧洲婶的裙摆,反而被她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我含泪站起,不就是面对面给自己的刀子精唱小黄歌吗?谁怕谁,我,我,我现在就回去唱。

    一边疯狂瞪着隔壁的欧洲婶,一边哭唧唧的回本丸,差点撞到门框上。引来欧洲婶的近侍,谦信景光诧异的注视。

    岂可修,小谦真可爱,小正太真是世界的瑰宝。可恶的欧洲婶,真可恶。小黄歌,怎么办啊,要死了,会被杀掉的吧,绝对会的……

   [极乐鸳鸯×乱藤四郎]

    俗话说,柿子要挑软的捏。我第一个就选择了我的好姐妹——乱。

    :“乱酱,我的小可爱,我给你唱首歌,好不好啊。”我笑容满面的拉住乱,顺手塞给他一包零食,像个诱拐萝莉(女装大佬)的大灰狼。

    :“哎~阿鲁基大人要给我唱歌吗?好开心~~”乱很捧场的拆开了零食,乖巧的坐着等我给他唱歌。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:“初相见眉目如画、撩人心怀似娇娘。不曾想除掉伪装,天赐我,花美郎。笑意间唇舌湿暖不停步想你模样,你若浪……”等等,为什么背后有阵阴风,吹的我有点冷啊。等下,乱,你的表情为啥有点惊恐?零食掉地上了啊,喂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转过身,看到全身冒着黑气的,恍若暗堕刀的一期一振。:“一期哥,我,我,我可以解释。真的……”颤巍巍的伸出爪子,试图抓住一期一振的军装外套,却被他毫不留情的拍到一边。

    :“主君,做好以死谢罪的准备了吗?”一期一振的嘴角依旧勾起,耀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,映着太刀的锋芒。

    跪坐着被训了一小时的我,当晚被近侍小狐丸用公主抱抱回了寝室。我咬牙切齿的给欧洲婶发信息:给乱唱极乐鸳鸯的时候,切记小心他哥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陈恳的建议只得到了欧洲婶的嘲讽:你能不能有点出息,别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小短裤。要知道,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。

    我????

   [傀儡乖乖×龟甲贞宗]

    可恶,要不是乱有个护崽的哥哥,我怎么可能会被罚跪,还要挨训,愤怒的捶地。但是,失败乃成功之母。我吸取了经验教训,选择了一个本丸超级主厨而且还没有护崽的哥哥的龟甲贞宗。

    :“嘶,嘶。”我悄咪咪的站在门口,冲正在和石切丸手合的龟甲贞宗打暗号。

    本丸超级人型犬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,向石切丸表示暂停,然后和我一起走到远处的房间。石切丸看到我们俩难得凑到一起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:“苟修金撒嘛,有什么事情吗?”龟甲紧紧地握住我的左手,眼中的狂热都快溢出来。老实说,像龟甲这样直白的人,我有些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:“那什么,龟甲,我想给你唱首歌,行吗?”我有点尴尬,用空出来的右手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:“只要是苟修金撒嘛,对我做什么都可以,就算是捆绑……”龟甲激动到颤抖,连忙表白。

    :“你同意就行了,接下来的不要再说了。”我立刻打断龟甲的话,绳艺什么的,还是敬谢不敏。

     :“那我就开始唱了啊。葡萄美酒夜光杯,银妆素裹醉了谁。烛焰摇晃手轻挥,万紫千红软鞭垂。伤痕累累,印记却太美,痛也是种快乐的滋味……咦咦咦?我怎么脚离地了,龟甲救我。”突然我发现自己离开了地面,同时有种被命运掐住后颈皮的感觉。

    :“石切丸,放开苟修金撒嘛。”龟甲赶紧来抢救我,被石切丸毫不留情的拍到墙上,扣都扣不下来。嘶,这大太刀的打击值啊。

    :“我就料到主君和龟甲殿混在一起,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。那么,主君,请让我为你拔除污秽吧。”石切丸像提小鸡一样提着我,往他的房间走去。被抓包的我,脸色灰败,沉痛的看了一眼卡在墙里的龟甲。别了,龟甲,咱们有缘再见。

    石切丸提着我在走廊上走着,与无数小短裤擦肩而过。我有些丢脸的捂住脸:“papa,打个商量呗。别提着衣服领子,成不成?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被衣领磨红的脖子,换了个姿势。下一秒,我就像个婴儿被抱在了石切丸的怀里,还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。一脸懵逼.jpg。

    :“石切殿,这是?”有特别佛的声音传来。我全身一僵,咔啦咔啦地抬起头,看到数珠丸恒次和江雪左文字。心想,哦吼,完蛋。

    :“江雪殿,数珠丸殿。”石切丸向两位佛刀颔首致意:“主君刚刚在给龟甲殿唱淫词艳曲……”我吓得赶紧用手去捂石切丸的嘴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两位佛刀已经高高的挑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事后,我给欧洲婶发了信息:你造三小时的心灵改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?

    欧洲婶无情的回复:该!谁叫你找本丸重点关注对象的?

    我????

    哎,老铁,这不对啊。要不是你叫我去做这事,我怎么可能会被训啊???

   [圈圈点点圈圈点点圈圈点点×烛台切光忠]

    我决定听从欧洲婶的建议,找一个在本丸绝对不会被大家盯上的人。而且还要老实蹲在一个密闭的空间,不会再被别人抓包。

    所以,我选择了本丸的妈妈,咪酱!咩哈哈哈哈,大家一定不会想到的。我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折服,叉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:“主君,今天可是身体有什么不适?”烛台切光忠端着放了饭菜的小桌子走进了我的房间,有些担忧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正了正神色,有些冷淡的看着他:“咪酱,先把饭菜放下吧。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从来没见过我如此冷淡的神情,烛台切光忠明显愣住了。他有些无措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局促不安的站在那边。

    哎~这么慌乱的咪酱,从来没见过呢~我摸了摸下巴,在心里笑眯眯的想着。不管了,直接上吧。我从椅子上起身,一步一步走到烛台切的面前:“期待了好久的今晚,只有你和我的时间。合上隔绝世界的窗帘,才能更靠近地面对面……”我抬起头看着烛台切的表情,好奇怪,为什么没有什么反应?我蹙起眉头,踮起脚,拽住了他的领带:“现在一圈一圈一点一点拉紧我的线,整理着你若即若离的纠纠缠缠。越是害怕旁人圈圈点点纷扰的视线,越是想要偷偷逾越冷静的界限……”

    可怕的是,直到这首歌的结束,烛台切都没有什么反应。我有些害怕了,放开拽着他领带的手,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:“咪酱,咪酱,你怎么了?我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你说句话,好不好?”

    :“主君,你是认真的吗?”低沉的嗓音,和往常的烛台切不一样。

    :“什么?”我有些不明所以,只能怔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:“主君是在用这首歌表明心意吗?”烛台切突然将我压在书桌上:“算了,虽然不是我先说出来,不够帅气,但是既然您先说了,我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温柔中带着一些急切的吻落在了我的嘴唇上。我睁大了眼睛,等下,这什么神发展???呜哇,舌头,舌头伸进来了啊,救命啊!!!

    我开始不安的挣扎起来,但是凭着我的力量,怎么可能撼动的了刀剑男士,直到快被耗尽氧气才被烛台切光忠放开。我迷迷糊糊的瞪着他:“咪酱。”
    :“嗯?”好听的鼻音,带着一丝丝的笑意。明晃晃的金眸,包含着爱意。

    :“扶我一把,压着太久了,腰有点直不起来了……”我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我一边吃着烛台切因为愧疚特别给我开小灶做的食物,一边发信息给欧洲婶:我感觉有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欧洲婶这次倒是没说什么,只是发了个轻抚狗头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我????

   [青媚狐×小狐丸]

    下雨了,我懒懒的团在天守阁听着雨声,看着雨景。没办法,不是我不想处理文书,只是每到下雨天我就手脚冰凉,懒得动弹。

    一杯热奶茶被端到了我的面前,我抬眼一看,是小狐丸。:“是狐球啊……”我慢吞吞的伸出手抱住奶茶,用慢吞吞的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小狐丸无可奈何的笑着:“主人,您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:“没办法啊,太冷了。”我就像个蜗牛,向小狐丸挪去。小狐丸也熟练的敞开怀抱,把我圈住。手中抱住了热奶茶,身上也靠近了热源,我发出了快慰的叹息。

    :“您也真是。坐在被炉里不好吗?”小狐丸将下巴搁在我的头顶,可以说是被我这个主人弄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:“因为想要被狐球抱抱嘛~”有了热源,我又活了过来,开始和小狐丸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小狐丸轻笑出声,低下头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,顺手刮了刮我的鼻子:“您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转过身,面对着小狐丸。因为怕把奶茶洒了,就把奶茶放在了一旁。:“狐球,我发现有首歌特别配你哎~”

    小狐丸似是有些诧异,又似是有些了然的看着我:“那小狐就洗耳恭听了。”

    碰到这么捧场的正常成年刃,我感动的热泪盈眶,非常认真的开口:“夜出,青狐妖,裹素腰,纤媚笑;流目盼 生姿娇,从容步,回首一探万千瑶。月花好,云竹茂,风缥缈,自舞灵巧;芙蓉俏,冰肌绡,入俗世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。”

    “咔啦咔啦”,我好像听到了什么碎了的声音。下一秒,天旋地转,我被小狐丸扑倒在地上。咦咦咦?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:“最近听闻您喜欢唱一些比较有趣的歌给别人听。今天您说要唱歌给小狐听,小狐还在期待您会选择什么歌,难道这就是您给小狐选的歌吗?”小狐丸猩红的眼睛直视着我,我有种被食肉动物盯上的紧张感。:“虽然小狐的名字中有小字,但这只是谦称而已,小狐绝不是这首歌中的那种妖媚样子。还是说,在主人您的心里,小狐是这样的呢?”

    我紧张到疯狂冒汗,糟糕,这次的歌选砸了:“不,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:“那您说说,到底是那样的?”小狐低下头,用尖锐的犬牙轻轻的啃咬着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最致命的地方被啃咬着,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全身紧绷,眼神发直。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。我用手捧起小狐丸的脸,吻上了他的嘴唇。蜻蜓点水的一吻,不加深入,唤回了小狐丸的神智。

    :“不是这样的,狐。你是陪着我最久的刀,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不能以简单的主从定义。老实说,我也不能明确你在我心中的形象,但是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愿望是不会改变的。”我环住小狐丸的脖子,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,就像一直以来我犯错讨好他的样子一样。

    小狐丸叹了一口气,揉了揉我的头顶:“被您说服了。小狐真是拿您没办法。下次可不能再在小狐面前唱这首歌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,真是谢天谢地,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雨停了,赶紧把小狐丸这尊大佛送出门。我立马摸出手机,发信息质问欧洲婶:老实说,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欧洲婶打着哈哈,没有正面回应我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隔壁本丸。

    欧洲婶冲着三日月晃了晃手中的手机:“最后一个机会喽,秋酱家的三日月,你真的这么确定秋酱会把最后那首歌的机会留给你吗?”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淡定的喝着茶,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:“这是必然,老爷爷我还是很了解自己家的小姑娘的。”更何况,那眼中的迷恋,都快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打了个喷嚏,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。

   [威风堂堂×三日月宗近]

    终于,到了最后一首歌了,我有种农奴快要翻身的感觉。最后这首歌,我选择三日月宗近。毕竟,我自己还是有点私心的,谁叫他那么美呢?总让人有种调戏他一下的欲望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地溜达到平时三日月和莺丸一起喝茶的地方,今天莺丸和大包平已经被我打发出阵去了。到地方一看,三日月果然一个人在喝茶,默默地走到他身边坐下。偷偷的抬眼看了一下,发现三日月还在淡定地喝茶,没法子,我只能主动出击了:“爷爷,你有没有听说最近本丸发生了一些事情啊?”

    :“哈哈哈哈哈哈,本丸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,不知道姬君您说的是哪件?”三日月和我打着哈哈,我知道他一定已经意识到我要说的是什么了,就是不说出来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说:“就是我最近会给别人唱歌啊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我的耳朵就变得通红,脸颊也染上淡淡的红。

    :“是吗?好像听说了。小狐殿回房的时候,说了姬君给他唱歌了。”三日月终于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赶紧接住这个话头:“对啊,对啊。我也想给爷爷你唱歌啊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:“哈哈哈哈哈哈,老爷爷我也想听听姬君的歌声。”三日月笑着回应。为了表示他的期待,他还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轻轻地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我的心跳的如同擂鼓,明明之前都没有这样的。为了掩饰我的紧张,我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心,定了定神:“引诱谁去大胆摘下禁果,甜美滋味闭眼偷咬一口。触及到了最深处的果核,身体开始颤抖。舌尖已濡湿……”不行,脸热的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一双手虚虚地捂住了我的嘴,我本就紧张,竟然被这动作带着趴到了三日月的身上。:“嘘,这种歌,姬君只要悄悄地唱给老爷爷我听就行了。”眼中的夜色与新月竟是如此的撩人,我伸手点了点三日月的眼睛。

    :“哦啊,是想要奖励吗?”捂着我的嘴的手被放下,换上了温热的唇。月亮,离我好近。等等,等下,喂,我干了什么?

    好像突然回过神来,我瞪大了眼睛,匆忙往后退。:“要专心啊,姬君。”三日月模糊的话语从我两相叠的嘴唇中溢出,顺便按住我的后脑勺,让我不能挣扎。

    嘛~反正也不是我吃亏。我无所谓的想着,抱紧了三日月的腰,主动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:“呀嘞呀嘞,没想到我赌赢了秋酱,却输给了秋酱家的刃。真是……”欧洲婶语气中充满无奈,脸上却充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果然是春天到来了吗~